手机实名制线上线下渠道仍存漏洞

软件先锋 2015-09-08 10:20网络整理点击: 标签:

被称为“最严格手机实名制”的手机号码入网实名制规定9月1日起正式执行。尽管三大运营商均表态称,不实名用户将面临“被限制呼叫,直至停机”,但记者调查却发现,无论是线上还是线下的渠道仍存在不同程度的漏洞。

“最严格手机实名制”到来

手机实名制被认为是打击“黑卡”,防治“骚扰短信”“诈骗信息”的有效治理手段。然而,多年来,手机实名制一直处于“呼吁”“推动”阶段,大量非运营商渠道、“卡商”“卡市”仍然存在未实名手机卡,实名制遭遇了“软执行”。

而在今年,相关部门对手机实名制提出了更为严苛的目标要求。

工信部网络安全管理局相关负责人曾在8月底表示,自打击“黑卡”、推动手机实名制等相关工作以来,不登记、虚假登记现象明显减少,全部电话用户实名率稳步提高,各电信企业要确保年底前全部用户实名率达到90%以上。

相较于以往落实实名制的要求,今年国家相关部门及运营商则从各类渠道、认证设施等方面做了更为详细的规划。

例如,按照要求,9月1日起电信企业要全面为实体营销渠道配备二代身份证识别设备。电信企业实体营销渠道在为用户办理入网手续时,将通过二代身份证识别设备自动核验用户身份证件,自动读取用户身份信息。

“今年以来,国家给运营商下的‘军令状’更奏效,明确了到年底前实名制达到90%以上的目标,这就给运营商很大的推动力去落实。”付亮说,相较于以往“鼓励”“促进”“推动”的提法,“直接下量化指标”的措施或将更加有效。

业界观察认为,此次落实实名制还是取得了明显的收效。“一些指标已经可以看出,今年前七个月,中国联通的月用户增长呈现负增长态势,这很大程度上与实名制落实有关。”付亮说。

业内认为,持续加速推动实名制将有利于国内通信行业健康持续发展。宽商智库秘书长邹学勇认为,推行手机卡实名制、打击“黑卡”对维护通信行业的秩序非常重要。“不少不法分子就是通过手机卡、黑卡来诈骗,这实际威胁着消费者的权益。而实名制就让通信秩序更规范。”

渠道商以新花招“软执行”

然而,记者走访发现,这个被称为“最严格实名制”落地时仍存在不少漏洞,不少线上线下的渠道商以“内部实名”、“停机再启用号码”以及“人证不合一”等新花招对实名制进行“软执行”。

9月4日,记者在北京三里屯附近一处报刊亭看到,店铺显著位置悬挂着电信运营商授权营业的标识。店主说销售多家运营商的多种手机Sim卡,但购买必须要执行“实名制”,顾客需要出示身份证原件。随后,记者在西城区菜市口附近的多家报刊亭、烟酒店、超市等渠道咨询,店家一致表示“没有身份证不能销售手机卡”。

然而,部分线下渠道中,“人证合一”执行仍存盲点,导致实名制依旧存在“软执行”。

当记者要离开前述三里屯报刊亭时,店主说,“你找个你朋友的身份证也可以啊,我这儿要‘扫描’一下就能用了,不是你的也没关系。”店主表示,报刊亭只是要通过运营商的设备“扫一下”就好,并不会验证身份证信息与使用者是否一致。

西城菜市口附近的一家烟酒超市的店家说,“现在店里的卡都必须要实名制开通了,前一两个礼拜还可以只报一个身份证号就能激活,但现在不行了。”店家向记者展示了一个白色的身份证读卡器,称按照要求销售商必须要现场读卡,激活开通。但店主也表示,用他人身份证件登记开通也可以,并表示自己一般不会去判断是否人证合一。

而在线上渠道,未实名的手机卡仍可购得。

在淘宝网,一家店铺销售的“全国3G、4G上网卡全国通用”商品描述称,该店销售产品需要严格执行国家有关手机实名制的相关规定,购买者需要拍摄身份证正面、反面照片并提供给销售人员。

记者以一款售价从50到350元不等的手机4G上网卡询问店家,店主称该卡是插卡即用,不存在“实名制”的问题,不需要激活,也不会因为套餐、未实名等被停机。“我们这个卡是内部实名激活了的,你放心使用。”店主称。

在该店铺一款资费只有10元的手机上网卡介绍中,产品简介称产品主要销售给院校等固定群体,不会存在“黑卡乱扣费”等现象,“属于正规卡”。随后,记者购买了该4G上网卡,并未实名登记便可以正常使用。

还需顶层规划确保落地见效

对此情况,专家认为,相关部门需要进一步明确强制性指标,运营商也需要进一步落实身份认证设备、终端的普及,相关部门也需要对线上线下“卡商”“卡市”加强监管,以适应新的行业变化,维护良好的通信秩序。

业内专家认为,推动手机客户实名制,电信运营商面临着新客户入网和既有在网客户的实名认证两个关键环节。然而,这两个环节则各有其落实政策的难点。

付亮说,面对新用户,运营商营业厅、合作营业厅等正规实体渠道面临的是如何验证身份问题。“比如银行的身份验证系统就安全可靠,而运营商各类营业厅配备这些设备还存在成本、时间问题;同时,身份证信息是否为真实的,这也需要鉴别验证。”

“有身份信息登记录入是第一步,但关键的是要让这个身份信息得以确认,即确定用户使用真实身份信息登记录入系统。”邹学勇说,当前包括实体渠道、网络渠道仍存在着难以确认身份信息真实准确的问题。“要不然捡来的身份证、倒卖的身份信息都可以录入,实名制也没有起到实际作用。”

而针对老用户的实名登记,相关要求是“逐步实现”,但运营商恐怕会面临落地难问题。

“现在对老用户补登信息,这部分没有明确的说法、强制性的措施要求。”付亮说,目前运营商均表示既有用户补充登记实名信息将“依据各省市自己情况来确定”。换言之,停机强制与否,还要看当地通信主管部门和运营商分公司的情况。

付亮等行业专家认为,要落实实名制,进一步明确强制性规则、目标尤为关键。“比如,国家管理部门应当明确到哪天止老用户不实名就停止外呼、上网服务,再过一定时限,若还不实名,则面临停止通信服务等明确、能执行的目标。”

而随着电信市场引入民营资本,未来实名制恐将面临更大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