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莱特兄弟:全球最大太阳能飞机展翅欲飞

软件先锋 2015-12-16 17:24网络整理点击: 标签:

当好莱坞的大导演们还在执着于将科幻大师儒勒·凡尔纳(Jules Verne)的小说变成接二连三的票房奇迹时,另一些人正试图把它变为现实。一个位于瑞士的团队组建了名为阳光动力(Solar Impulse)的公司,他们耗时10年制造了一架有史以来最大的太阳能飞机,并希望在不借助任何化石燃料的情况下于2015年完成首次环球航行。

内容导读:用催眠、冥想和瑜伽改写人类飞行史后,全球最大的太阳能飞机展翅欲飞

用催眠、冥想和瑜伽改写人类飞行史后,全球最大的太阳能飞机展翅欲飞

这个由波特兰·皮卡尔(Bertrand Piccard)和安德里·波许博格(André Borschberg)发起的项目要向人们证明清洁技术在保护地球自然资源方面的巨大潜力。

批评者最初对此嗤之以鼻。他们认为,时至今日这依然是看似无法实现的目标——如今的太阳能技术尚无法支持如此长时间飞行所需的能耗,尤其是还要跨越漫长黑夜的限制。反对者甚至把阳光动力所做的事情比喻成希腊神话中“伊卡洛斯的悲剧”,即为了逃离迷宫,伊卡洛斯制造双翼却遭太阳溶化跌落丧生。

这对于波特兰·皮卡尔和安德里·波许博格而言根本算不上什么。两人此前的传奇生涯见惯了各种质疑和谩骂。波特兰家世显赫,祖父辈曾飞天下海,在探险和科学方面颇有建树。而他本人则是第一个驾驶热气球中途无降落环游世界的人。此外,波特兰还是一位精神病学家、演说家。安德里则痴迷于航空飞行,他是数项特技飞行纪录的保持者。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安德里毕业于麻省理工学院(MIT)经营管理学专业,曾是麦肯锡(McKinsey)的咨询顾问。他还创办过多家互联网和新材料领域的公司。

两人的联合看上去像是当初带领人类进入飞行时代的莱特兄弟。波特兰与安德里分别作为阳光动力的主席和首席执行官分享这项事业的掌控权,就像他们轮流亲自驾驶太阳能飞机航行一样。在过去的几年中,他们一起刷新了太阳能飞机夜间飞行、跨洲飞行以及其他多项世界纪录。去年5月,两人与另一位飞行员轮换驾驶他们制造的第一代太阳能飞机,实现了从加利福尼亚到纽约横跨美国的历史性飞行。

他们为该项目筹集了1.7亿美元的资金,并组建了超过90人的工程师团队来设计和制造飞机。此外,该项目还吸引了100多位外部专家以及80家全球顶尖公司的参与。这些公司来自航空、化工、电力、机械、制表等各行各业,包括索尔维(Solvay)、拜耳(Bayer)、SunPower、欧米茄(Omega)、ABB和施耐德(Schneider),甚至是丰田(Toyota)和谷歌(Google)。

6月6日,新打造的阳光动力2号(Solar Impulse 2)在日出后不久于瑞士北部的Payerne空军基地起飞,完成了2小时17分钟的单人飞行并成功着陆。这意味着他们向明年的环球航行迈出了重要一步。这架新一代太阳能飞机采用碳纤维材质制成,翼展达到73米,比波音747飞机还要宽,重量却只有2.3吨,仅相当于一辆丰田坦途轿车。整块机翼都被1.7万多块光伏电板包裹,可为机上的四个电动马达提供清洁能源。机载锂电池重633千克,白天太阳能电池将会把电能充入到机载锂电池中,为夜间飞行储备电能,以此提供源源不断的动力。虽然最高飞行时速只有141千米/小时,但搭载的电池可以让其不间断地连续飞行一周。

不过,仍有人怀疑波特兰与安德里能完成环球飞行。最大的困难可能来自中间一段跨越太平洋且无降落点的超长飞行。这意味着将在不添加任何燃料的情况下,克服天气变化,由一位飞行员驾驶,连续飞行5个昼夜。此前尚无任何一架非化石能源飞机做到过这一点。同时,为了实现能效的最大化,狭小的驾驶舱没有增压和加热功能,而在1800米高空可能低至零下40度的气温对飞行员的忍耐力是极大挑战。

“冒险必须进行下去。”阳光动力公司首席执行官安德里·波许博格对《环球企业家》说,有史以来一切伟大的成就都是野心和冒险的结果。

轨迹

安德里和波特兰无疑将作为飞行员亲自参与明年的环球飞行。现年60岁的安德里身高超过190厘米,看上去并不适合成为飞行员。但他早年就痴迷于航空飞行,曾接受瑞士空军的飞行员训练。“这是我在8到12岁时候所有的梦想。”安德里说,印象最为深刻的还是他第一次独自飞行。他说:“当你的飞行导师关上门对你说,‘现在自己去飞吧’,他就离开了。这时候你感觉到的是一种极为复杂的心情,既兴奋,又紧张,同时也有使命感和无助感。”那时,他刚15岁。

此后20年间,安德里先后驾驶过毒液号(Venoms)、猎人号(Hunters)和老虎号(Tigers)等飞机。他现在持有各类飞机和直升机的专业飞行员驾照。空闲时,他会做些特技表演。至今,他还是5 项国际航空协会世界纪录保持者,包括距离、绝对高度、高增益、沿航线自由距离和预声明航点直线距离。

安德里多年来一直在练习冥想和瑜伽,深入探索瑜伽的奥妙,这可以帮助他在执行长时间飞行任务时,提高抵抗疲劳和压力的本领。不过,力学和热力学工程师、麦肯锡咨询师、投资人和企业家是安德里后来的称谓。他创办过多家公司,包括与瑞士联邦洛桑理工学院(EPFL)一个技术团队共同创立的一家微处理器内存公司—创新之硅。安德里对于社交领域积极主动。他是世界总裁协会(WPO)、首席执行官组织(CEO)等声名在外的团体的会员。安德里是特斯拉汽车(Tesla  Motors)创始人马斯克(Musk)的好友。

谈到最重要的伙伴波特兰时,安德里说:“我们两个人看问题的方式非常不同,但又是非常互补,我们知道怎样取长补短。”波特兰是一位精神病学家,一般来说他想问题的方式比较直观;安德里是工程师和企业家,相对更具战略方面的眼光。“我们经常会互相说出自己的想法,然后把二者放在一起进行比对。最终达成的成果不是他的也不是我的,而是我们两个的结合。”

两人相识于波特兰此前热衷的热气球探险。1999年,波特兰正要进行人类第一次热气球的环球飞行。当时他需要将约4吨燃料加入到气球中。由于燃料不足,波特兰萌生了一个想法—能否使用可再生能源来实现这样的环球飞行。他和瑞士洛桑联邦理工大学取得了联系,之后便找到了安德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