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骗42万沈阳大爷发长文 为啥谁也拦不住我汇款?

软件先锋 2015-12-15 10:31网络整理点击: 标签:

2014年1月6日,沈阳74岁的谢大爷在接到一位南方人电话后,来到银行按对方指示进行汇款。工商银行黄河支行行长、工作人员、保安等人意识到老人可能 遇到电信诈骗,上前苦口相劝。可谢大爷仍坚信自己“没有受骗”,在已汇走了2万元的情况下,他仍执意继续汇款。在骗子的电话操控下,谢大爷冲破各种阻拦, 最终给骗子汇去了42万元。当谢大爷意识到自己上当受骗后,第一时间向公安机关报了警。

25_1iUsoUmSR

25_1iUsoUmSR


 

银行现场监控画面

公安机关和谢大爷一直不愿透露具体细节。1月8日晚,谢大爷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曾表示:“过几天我就要去美国了,我家人都在美国,到时候我会给家人一个说法。过一段时间,我会把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都写出来,告诉给大家。”

1月21日,谢大爷前往美国前夕,谢大爷信守承诺,通过委托人将其受骗的详细过程写成7000多字的长信通过邮件发给了《沈阳晚报》记者。以下为邮件全文:

被骗42万谢大爷吐露心声:我就是这样上的当

当你们看到这个东西时,我已登上前往美国的飞机。本来跟记者承诺,等我到了美国跟家人沟通后再把我受骗的经过告诉他们,以表达我对媒体人的愧疚,让记者在天气不暖和的情况下,等了好几天也没采访到我。但是现在由于媒体记者们的“功劳”,我的家人已经从互联网上知道了,因此决定提前兑现承诺,把记得的事情经过写出来。

“社保局”说我的医保卡“涉毒”

我家4口人,一儿一女、老两口。儿女都是在国内读了研究生,在美国全额奖学金读了博士,都在美国工作成了家。去年6月4日,我和老伴去美国探亲,主要是帮助儿女照顾他们的孩子。我在去年11月21日乘机离美回国,老伴留在美国看孩子。因为返聘我的单位有点技术问题需要我帮助解决,所以我才一个人回来,回来后我一直上班工作。

今年1月5日下午4点左右,我在家接到了一个电话(宅电),对方说是邮局的,说有我一封挂号信,但给退回了。我问是哪里的挂号信,电话说是沈阳市社保局的一封叫异常情况通知书的文件,电话说让我跟社保局联系一下。

随后,“沈阳市社保局”打来电话,问了我的名字和身份证号,查了一会,说的确有一个关于我的文件。上海市静安区公安局发现我在2013年10月15日在上海办了一个医保卡,利用这个医保卡购买了许多毒品原料。沈阳市社保局发出018567号异常情况通知书,内容是立即冻结我的社保卡和医保卡账户,罚款1.56万元。

我说这不是胡扯吗!我11月23日才回到沈阳,怎么可能在上海办什么医保卡?电话说:“如果不是你办的,你可以向上海市静安区公安局报警,你可以自己打021-114查。”到这为止,我还只是有些好奇,并没当回事,因为过去我也接过许多骗子的电话。

上海的“陈警官” 说我涉嫌贩毒

我拨打了021-114,果然说是上海电话查询台,一个服务员告诉我上海市静安区公安局电话是62588800。

随后,我打了这个电话,电话里说是静安公安局,问我有什么事,我说有件事要报警。等了一会,一个自称刑侦队长的人与我通话,说他叫“陈建元”,让我管他叫“陈警官”就可以了。“陈警官”说:“现在你把电话放下,我用录音电话跟你通话,你的话将被我们全程录音。”

我把医保卡的事跟他说了一下。“陈警官”说给我查一下,他问了我的姓名和身份证号。过了一会,“陈警官”回话,大意是说“你出大事了,你涉嫌参与贩毒,不光是医保卡的问题,你在上海交通银行还开了一个账户,数百万毒资都通过这个账户转移出去”。“陈警官”还介绍了案件的情况,说这个毒品案涉及二三百人,各地银行等一些部门都有他们的同伙。公安部很重视,派人亲自坐镇(调查)。

“陈警官”说毒贩头子叫林汉,林汉举报我贩卖身份证给他们,而且说我还要求对毒品收益提成(记不清是多少了)。我已被列为重要嫌疑人,检察院已经拟好了两个文件,准备通缉抓捕我。我急忙说,我根本不认识什么林汉,也没有在上海银行开什么账户,也没有出卖身份证。我去年6月4日出国,11月23日才回到沈阳,有护照作证,已有20多年没有到过上海,绝对没有这种事。

“陈警官”又问我是不是丢过身份证,我说新身份证绝对没有丢过。“陈警官”说可能我的身份证复印件被人拾到。我说那有可能,很多地方都要身份证复印件。“陈警官”提醒我以后在身份证复印件上要写上日期,标明不可再复印。

必须恳请检察官“优先清查”

我说那这件事怎么办啊?“陈警官”说:“没办法了,肯定先抓你审讯,经过法院审判处理,那时你可以找律师辩护。你也可以马上到上海静安区公安局投案。”我说:“那怎么行呢,我1月21日的飞机,就要再去美国。”

“陈警官”说:“那你肯定去不了,海关一定会接到通知。”我说那不把我家人吓坏了吗?我每天都跟我美国的老伴通视频,她肯定受不了。我根本与毒案无关啊。

这时,“陈警官”还举了几个例子说明就得认倒霉:一个教授的旅行袋里被毒贩子放了毒品,结果被查出,教授有口难辩,最后还是被判刑坐了好几年牢。讲完这些,“陈警官”突然话锋一转说:“我看你这人是个老实人,不可能参与贩毒,现在要想不被通缉,唯一的办法就是找检察官请求允许对你进行‘优先清查’。”

我说我不懂这是什么意思,“陈警官”说检察官会给我解释清楚。“陈警官”还一再嘱咐我,不要说要求“优先清查”,一定要说恳求、恳请。随后,他拨打电话接通检察官(让我可以听到他们的对话)。“陈警官”对检察官说:“有一个犯罪嫌疑人想跟你说件事,你看可以吗?”

“赵警官”要求把钱转入安全账户

“陈警官”把电话转给我。这时,一个略带南方口音的“检察官”在电话里说,你一个犯罪嫌疑人怎么敢跟我国家检察官提什么要求?我忙说我恳请你对我进行“优先清查”。